位置:首页>国际动态>芬兰教育体系在全球商品化教育背景下取得了惊人的成功

芬兰教育体系在全球商品化教育背景下取得了惊人的成功
发布时间:2018-04-20 文档号:1524207156141
摘要:本文采用的是质性研究中的文献法,利用当前最先进的资料研究芬兰的教育体系,调查并试图寻找影响国家在教育领域中决定的官方文件和多边组织机构发布的文件。鉴于芬兰学生在2000年举办的第一届国际学生评估项目中...


本文采用的是质性研究中的文献法,利用当前最先进的资料研究芬兰的教育体系,调查并试图寻找影响国家在教育领域中决定的官方文件和多边组织机构发布的文件。鉴于芬兰学生在2000年举办的第一届国际学生评估项目中取得的惊人成绩,我们探讨了促成芬兰教育范式一致性和成功的因素。在已取得的成果中,有一个确凿的事实:即芬兰教育中存在着可成功可替代的教育体系,这种体系与全球企业型教育标准相对立,并且可以在其他国家教育模式中起到作用。

芬兰教育模式中的一致性因素

本节,我们会思考芬兰教育体系是如何在相对较短的30年内实现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中等水平到PISA最高水平的跨越式发展,我们对比了芬兰教育模式与全球企业型教育模式发现:目前后者处于霸权地位,专注于持续大规模标准化考试和严格控制教学工作,并依据企业管理技术的基本范式进行构建。

学校内部和校际间教育成果差距缩小  

芬兰教育体系的卓越之处在于学校内部和校际之间教学成果都极其显著。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2010)的统计,没有一个国家的学校之内和校际之间的教育差距小于芬兰学校。从这个意义上说,不管学生的家庭背景或社会经济地位如何,芬兰的学校都能为所有学习者提供很好的服务

为了实现一壮举,芬兰决定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取消常规普通教育中的跟踪1tracking)。结果,高水平学校与低水平学校之间的学业差距开始下降。从那时起,无关学生的能力或兴趣,所有学生都将在同一班级中学习同一课程的同一科目,与之前不同的是学校设置了三个级别的课程,会根据学生在这些学科中的表现进行分配 ,但往往也是基于父母的影响。

教师的社会地位自主和工作条件

芬兰教育模式取得成功的因素有很多,但不管参考资料多还是少,不管研究工作透不透彻,每份研究报告都显示出:有一个因素相对于其他因素而言,对教育体系一致性和可持续性的作用更大:这个因素就是教师

扎实的专业水准,其职业背后的社会道德基础以及社会普遍存在的价值观,必然促使教师享有极高的社会声望和信任(教师的社会地位与医生政治家及其它具有同样社会价值的职业一样)。如此一来,教学生涯既是终身的,是竞争最激烈的;每年有超过2万名候选人竞挣小学教师职位,但入职的只有十分之一。

那么毫无疑问,教师和教学在芬兰受到高度重视。根据芬兰媒体定期报道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普通高中毕业生最喜欢的职业是教师。令人惊讶的是,教师一直被评为最受尊敬的职业之一,排在医生建筑师和律师之前,通常被认为是梦想职业[...]。 教学内容与芬兰人的核心社会价值一致,其中包括社会正义,关爱他人和幸福。”(Sahlberg,2011年,第97页)

因此,在该国负责教师积极参与学校规划和课程开发工作的是城市政府而不是中央政府。虽然城市政府遵循中央政府概述的一些指示,主要是纲领性的文件,但这些文件仍然会为城市政府留出足够的空间去调整当地社会文化相关的一些特殊方面

芬兰教学的宏观环境和社会政治环境与采用全球企业教育模式的国家(美国,加拿大,英国等)差异很大企业型教育模式的基本范式是依赖于无止尽的标准化外部测试的问责制在该制度中将根据学生的表现评估教师的教学工作质量。

正是因为芬兰模式是基于一种截然相反的道德教育范式,它是以教师杰出的专业自主性为特征超越了新自由主义的模式。

芬兰教师的评估是由他们自己的同行以非结构化的方式进行的 也就是说,没有正式的过程,因为由于教学工作是在合作基础上进行的,所以在有机统一、相互联系的团队中,每个人都互相问责,他们所享有的自主权不仅符合教学职责,符合学校整体运作的承诺。面对一些表现不尽人意的教育工作者,整个团队以一种尊重支持的方式帮助他们克服困难,通常是借助培训来弥补缺陷。 从根本上说渗透整个芬兰教育体系的基本价值是其成员之间的信任它是建立在严格的专业筛选标准以及对其员工教学和道德方面高质量培训的基础之上

芬兰教育背景下的教育问责制保护并强化了教师、学生、学校领导和教育机构之间的信任,并且使他们参与到这一过程中,感受到强烈的职业责任和主动性。  芬兰教育问责制的一个特点在于教与学共同责制。与其他国家普遍存在的外部标准化考试文化相比,家长、学生和教师更喜欢这种灵活的问责制度,学校既能重点关注学习,又能灵活安排课程计划Sahlberg2011p. 154

根据Sahlberg2011说法,教育当局和家长都明白教育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需要通过纯量化参数来衡量和评估,因为在该国的教育体系中,现有的操作原则是教学质量由学校学生家长等多方相互沟通决定的

芬兰教育模式的另一个特点是决策权下放给地方当局(即市政当局和学校),有助于提高教学效率增加便利目前由地方市政局和学校负责课程的规划与实施及教育政策的落实与评估。这种行政、教育和财务的自主性很了不起。根据Hautamäki 2008等人的 观点,芬兰有68.1%的学校都是由兼职董事的教授与当地教育机构一起制定学校预算,这一比例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中仅为35.1%。

 

注释

1两种不同的追踪方法,请参阅Burris和Garrity(2008)以及Duflo,Dupas和Kremer(2009)



扫一扫分享本页

1

登录 x


立即注册
提示:×